感.离

还有很疼爱我 很文艺 琴棋书画都很拿手的表哥
在我大姑乡下故居读他写得很漂亮的成语解歇后语
还有一小本一小本的成语故事书文学典故谜语。。。

摘自夏日海棠之语 《久远的书.久远的记忆》

感伤我斯文的三表哥於农历新年前 2011年1月20日与世长辞。。。

我们的回忆当然不只这样。。。

十一岁前的我们两姐妹
常常随骑着脚车来市镇大我们十出岁的表姐去大姑家
那时都管偏远乡村叫”山顶”
我记得度过一座长而高的横木相间跨越大河的木桥
还很长的山路两边都是草丛树木 其中一边是相当深长满长长水草的小河
要隔老远才有一间屋子 喜欢用马来人的高脚屋 周围种花树都打理得干净
记忆中 那路好远好长 顶着阳光却凉风习习
还有铁马双轮辗转伴着大地的风和树叶落叶交擦的声响

比起我们的小木屋 大姑占地大翻新过的砖屋气派好玩多了
我们玩捉捉的场地好大 屋前屋後的树林屋里好几间房间轮流转
屋前好几棵红毛丹树果实累累红红黄黄 我的几个表哥都会爬树
那怕有很恐布的红蚂蚁叮人很痛 我们也总有甜甜的红毛丹解馋
有时还有园里的榴莲山竹 大姑总说水果这种东西是见者有份公私吃的
我记得好大厨房里好大的灰灶
那好大通向屋顶的烟囱总让我结合童话故事产生很多联想
却是恐怖的多过美丽浪漫。。。

我记得山顶漫长无聊的夜却是好奇刺激的
我那几个年轻力壮的表哥和他们的朋友会纠约练武
打拳耍棍不说 我看过他们盘坐练气功摇头晃脑进入忘我境界。。。
我记得和他们随大人去芭地满山跑 什么翻种烧芭的。。。
我记得有次中秋节开小小的月光会 表姐为我们两姐妹装扮排舞教我们唱:
太阳下山明朝依旧爬上来 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

记忆中的这些画面都有张俊俏的脸孔露着腼腆的微笑
真的有琴棋书画 他能吹口琴笛子会下棋一手好字好画。。。

他中学毕业後和两个哥哥帮叔叔打理土产生意
咖啡较厂和曝晒的场地就在我们家门前 有时会来家里喝下午茶
那时我上中学了 看到我在弄美术写书法总会帮我下几笔
我记得初二历史作业大大张的蔡伦画像素描 他帮我修了又修。。。

後来他去了陶瓷厂工作 他就是很艺的
後来他和兄弟们开了陶瓷厂 开创家族事业

我记得他第一次带漂亮长发及肩的女朋友上我们家
就是後来那位贤慧能干的表嫂。。。
後来他们有了三个乖巧标致女儿 像他一样有艺术气质
後来他患病了。。。

成年後 我们的来往互动并不频密
逢年过节能碰面总是亲切的拉拉手拍拍背
心中满是暖暖的温馨。。。


那年一天探望大姑时赞叹着他自制的茶具手艺
过後近年他送来一套自己手捏烧窖的茶具
茶壶一面为福一面为春 托盘画竹写着竹报平安。。。

後语
心中难言淡淡的感伤 记忆鲜明的年龄相近的平辈离世了
新年的第二个星期 我和妈妈姐姐相偕探望大姑
一直表现坚强的她终忍不住呜咽泪下
她又说他的十七岁的小女儿将赴广州领取一项美术创作的冠军奖
我心下欣慰 他们的女儿有他遗传的艺术细胞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