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番之前

 

落番播了好几场我都有意无意錯过了
它终於要在新加兰播映 因为有这鎮中乡贤的故事 有一些熟悉的面孔上镜
勝意盛情 我们的车子拐进与新加兰河平行的小路直驶向中华小学
映入眼廉的水闸依旧矗立在绿茵处跨越两边河岸
彼岸的马来高脚木屋早翻新了
没看到依岸而筑的白色堤牆
也没看到高高的两旁支架穿吊着重重铁鍊安全的守护着厚实木板相间的那座橋
多少次遙望 我就是没勇气趋前探个究竟
总希望它们是隱在高高低低層層疊疊的绿叢中。。。

恍若隔世 –  意外的在网上找到四、五十年代的旧照

和车上的小妹妹说
从水闸过了马路就是爸爸妈妈读的小学
下课时 阿嬤会準備食物来 我和舅舅阿姨四个就像野餐一样
小人头乌黑慧黠的眼眸闪闪发光 一付悠然响望
是的 在草地上 在堤墻上 扯着铁鍊丁丁登登的大力踩着往返木橋
小舅呢? 他还小啦!有时也会跟来。。。
校长老师给你们出来? 当然 那时候谁不认识谁!
阿嬤煮什么?很平民的粥饭米粉面家常菜面粉粿
嗯 对于食物菜餚的回忆 前题往往是煮食料理的那个人和享用时的场景心情气氛
隨时间流逝 当年稚气的不理解根本记不了食材 舌尖上的思念包装了美味的幻想
下雨咧? 噢 下雨 那可好玩了。。。

彼岸有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隐在挺原始神秘的小小热帶雨林掩蔽下的沼澤地旁
沿着走就通到我们住的椰林小木屋 沼澤水潭也是屋前小河的源头
传说中有鳄鱼出没 我没看过 阴阴湿湿的 四脚蛇水蛇倒不少
平常大人都不给走这條危险阴森的小路
我们总从另一边出棷林经过雄偉的大水池往大街走过新加兰大桥
再绕进依河的红石米路上学去 水闸有时是可望不可及的
可是印象中大人是偷偷走捷径的。。。

 我记得 风筝季节 大哥和邻家青年大哥捲了草蓆拿了家当全副武裝穿过小径
很潇洒的躺在水闸边草地上扯着加料了的风爭线和别人斗风筝
我记得 我大哥二哥拿着苯基水桶篮子往林里鉆去抓魚捕金蜘蛛蟋蟀恶斗一番
我记得 随着大孩子在住在马来高脚屋的马来守卫帶领下开了水閘下端的门銷
沿着窄窄铁梯子惊險的上了水閘高处遙望河的尽头
我记得 看着巨索随着守卫吃力拉扯缓缓辗转拉上闸门抵挡水势
我记得 邻家婆婆采了野菜送了来
我记得 我们居然有过很洋化的生活情趣 还未上小学
小姐妹穿着一式的波点长袖洋裙和穿戴整齐的家人在水闸前绿茵上
在爸爸拜把子的相机前留影
苗条少婦风姿卓越的妈妈手中还抱着弟弟 爸爸好帅呢。。。

其实记忆深处里 风雨中的雨林对我才是最具原始诱惑力的
童年里 总有好些曰子是淒风苦雨水災成患的
有时夜里听得雨声姿意纵情的洒落 一觉醒来 小木屋已成一叶孤舟
待雨势转小 争取时间上学 妈妈有时会帶我们操捷径 横竖往哪都是湿漉漉的
我们套雨衣撑伞塑料袋套着穿校鞋的脚上 有时干脆穿拖鞋
我是又惊又雀躍的 我喜欢踩在沙沙的支叶上可害怕踩進软软的烂泥巴
更讨厭涉水而过种脚丫涼颼颼涼透背脊的感觉 还真怕有巨鳄从水潭中冒上来
还有时杯弓蛇影把树支籐蔓当水蛇。。。
许许多多散佈的喬樹类支椏杂交蔓籐散叶横生蔓延横七竖八
高高的不见得是耸入云霄有些柔弱的垂着吊着懸着
总之就是凌乱交錯杂乱无章的在上空编织成天然的屏障
再大的雨洒落也被上端的幕簾濾过成了纷飞的雨絲
我就爱这气势 才不再乎撑不撑伞 就爱冰涼的雨露和着冷风拂过发絲臉蛋
地上树根盘结乱草山菜五色陈杂 大量的蕨类植物攀爬盘绕蔓生
绚丽多姿野菇菌类隨处寄生 湿湿的空气水气飘渺 淡淡香草味混着泥浊味
组成多么奇妙五采缤纷毫无修饰的凌乱美和迷茫的情境
水边的草细细长长大概是芦苇吧 蒼蒼绿意在茫茫白雾中无止境延伸
後来听在水一方就觉是这般意境。。。

每次走过总觉心神俱醉 走出後却是历險记的心身皆疲的虚脫
我想是我又愛又怕过敏的紧绷神經
太贪婪垂涎林中景色沉醉在原始气氛用神过度吧。。。

水闸绿茵雨林景緻深植记忆隨我接触的故事配景 常常是童话漫畫的场景
当黑白电视出现ultraman时 他常突如其来的蹦到水阐草地上和怪獸对打
当泰山扯着籐蔓飞越时 他就出现在这片雨林
看音乐之声时 吉他歌声飘扬在绿茵上空
看雨树时 还是玉女的玉婆神经质冲去这片雨林寻找她心中的雨树
甚至给小朋友唸秘密花园时 不可能长滿玫瑰的雨林也啼笑皆非固执的硬轧上位!

落番尚未播映 在哈拉敘旧之际
我的思绪还没準備好在回忆滿滿的母校就位
仿佛还听到脚车铁鍊的声响 青涩年华 我和密友常爱黄昏相约踩着脚车来到水闸
我们坐在白色堤墻上倾诉心事讲八卦 或欢声笑語或委屈申诉
街上桥头边那戶人家那位有点离世青年居然在养起成群白鸭子
悠游的白鸭子与他划着舢板的姿采形成很浪漫的画面
暮靄蒼茫 喜欢踩脚车 我们不往来时路
沿河边小路直上过木桥绕过偏远的胶林马来村落从另一条中路朝街上方向走
这反倒是我先到胶林边的家了。。。

因为落番 可落番之前 它还不是重点。。。

Advertisements

《落番之前》有2个想法

  1. 哈哈哈哈!真是充满儿时回忆的一篇
    我对自己的家乡好像没什么故事?!
    上了中学就很好出来这里了
    不过小学的故事还是零零碎碎能拼凑一些!哈哈:))

    Kampung的生活总是比较精彩;)

  2. 妹妹啊,是你们的童年很精采,
    学唱歌跳舞八般武艺、声色电视电话、
    有爸妈接送,能逛街旅游。。。
    我们很多时候只能静态至病态的对着
    树啊雨啊无病呻吟。。。
    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